端平元年
分类:港台明星 热度:

  端平元年金天兴三年,蒙古太宗六年

  春,正月,庚子朔,诏求直言。太府卿吴潜应诏陈九事,忤在朝意,罢,奉千秋鸿禧祠。秘书郎董重珍上五事,且曰:“隐蔽君德,昔咎故相,故臣得以专诋权臣;昭明君德,今在陛下,故臣得以责难君父。请召真德秀、魏了翁用之。”帝谓之曰:“人主之职无他,惟辨小人、小人。”重珍对曰:“小人指小报答小人,小人亦指小报答小人。人主当精择人望,处之要津,正论日闻,则必知小人姓名,小情面状矣。”诏兼崇政殿评话。重珍戒家事勿以白,务积肉体以寤上意。每草奏,斋心盛服,有密启,则手书削稿,帝称其忠诚。

  诏举堪为将帅者。

  以曾从龙为沿江制置使。

  丙午,诏赵范兼淮西制置副使,任进攻。

  以不擅嗣濮王。

  孟珙同蒙古兵围蔡州,会饮,歌吹声相接,城中饥窘,太息而已。先是辛丑,黑气压城上,日无光,出降者言:“城中绝粮已三月,鞍靴败鼓皆糜煮,且听以老弱互食,诸军日以人畜骨和芹泥食之。又常常斩败军全队,拘其肉以食,故欲降者众。”珙乃令诸军衔枚,分运云梯布城下。

  时孟珙之师向南门,至金字楼,列云梯,令诸将闻鼓则进。马义先登,赵荣继之,万众竞入,大年夜战城上。乌库哩镐及其将帅二百人皆降。时百官称贺,礼毕,亟出捍敌,而南城已立宋帜。俄顷,四面鼓噪夹攻,声震寰宇。南面守者弃门走。孟珙招江海、塔齐尔之师以入,完颜仲德帅精兵一千巷战,不能御。金主自经于幽兰轩。仲德闻之,谓将士曰:“吾君已崩,何故战为!吾不能逝世于乱兵之手,吾赴汝水从吾君矣,诸君其善为计!”言讫,赴水逝世。将士皆曰:“相公殉国,吾辈独不能耶?”因而参政富珠哩小洛索、乌凌阿呼图、总帅元志、元帅裕珊尔、赫舍哩柏寿、乌库哩和勒端及军士五百馀人皆从逝世焉。

  仲德模样形状不逾常人,生平喜怒何尝妄发,闻人过,常护讳之,虽在军旅,孜孜不倦。家素贫,敝衣粝食,终其身晏如也。雅好宾客及荐举人才,人有寸长,必极口称道。其掌军务,赏罚明信,号召严整,故所至军平易近咸乐为用,危殆逝世生之际,无一人有异志者。南迁以后,将相文武忠亮,一直无瑕者,仲德一人而已。

  先是金有都提控毕资伦者,为边将所获,囚于镇江土狱,胁诱百端,终不愿降,至此已十四年矣。及闻金主自经,叹曰:“吾无所望矣,容吾一祭吾君乃降耳。”主者信之,为屠牛羊,设祭镇江南岸。资伦祭毕,伏地大年夜哭,投江而逝世。

  戊辰,史嵩之露通知布告金亡,以陈,蔡西北地分属蒙古,蒙古命刘福为河南道总管。嵩之遣郭春按循故壤,诣奉先县汛扫祖宗诸陵。孟珙还屯襄阳,江海还屯信阳,王旻戍随州,王安国守枣阳,蒋成守光化,杨恢守钧州,并益兵饬备,经理屯田于唐、邓。

上一篇:收买进产能置换目的,产量扩张拥有望 下一篇:没有了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